主页 > 网站新闻 > 正文

2019-09-27 09:10家庭:原来这封手写信是给我自己

19 --> 资料来源:平装本

北京拓展基地

30甇瑞东山妈咪妈妈惊天30小时免费小孩孩子 多米诺团建活动

留学生,是一个特殊的称号。它代表着「异乡人」、「流浪者」还有「寂寞的人」。

图片来源/Pixabay

不论留学追求的目标是什么,我永远困惑,这世界上,到底有多少种理由,捨得让一个人离开自己深爱的家乡。

留学的这六年间,我时常在想,我是因成长而流浪,还是因流浪而成长。有时候,我会忘记为何而留学。有时候,我会忘记梦想的起点。更令人绝望的是,有时候,我会记得这些,却不去在意。

十五岁那年,浩蕩地离开了深爱的家乡。严格来讲,是在离开以后,才知道如此深爱自己的家乡。从温哥华机场前往学生宿舍的路上,面向一个熟悉的天空,却陌生的建筑风格,感受得到勇气与惧怕的交叉。一趟刚启航的旅程,前方是埋着无尽宝藏或十面埋伏,都能轻易地将我崩击与复生。

留 学的第二年,我搬进了加拿大人的寄宿家庭。我的生活方式越来越西化。每晚总会坐在沙发陪他们看加拿大节目,聊天。加上在学校选修的电影课,电影课没有亚洲 人。从同学的话语间,老师所挑选播放的电影,我观察着他们谈话间的想法,吸收他们的快乐与激情,我的脑海将这一幕幕长串的画面,剪接成了一部繁杂且微妙的 西方思想。

令人意外的是,在这充满寂寞的留学路上,我反而习惯了独自一人。一个人喝咖啡、一个人走路、一个人吃汉堡、一个人留学。不光是习惯,甚至依赖与享受。一人空间,能带给我忧郁,忧郁转换为无限的想像力,想像力使我不孤独。我用闲暇之余创作,写写日记与诗。

陪伴自己的那些时间,是我人生中寂寞的巅峰期,但也是毫不在意寂寞的时候。

之后,我在一家奶茶店,结交了新的朋友。那一年在加拿大,是我最快乐与最后的一年。令人惋惜的是,从那个圈子里,我习得一个想法「很难做自己,同时又不失去朋友」,尔后,我开始改变。

那年的圣诞假期我返回台湾,却不通知多数的朋友。我不想花费时间与他们见面,更不想解释这一切。当时我认为,我不需要任何人,只要那些奶茶店的就足够了。我先前的朋友已被一一取代,我不再需要为了什么去跟某人嘘寒问暖。到最后,台湾对我而言,不过是一家家的小吃店。

相反地,我变得不堪寂寞,我无法远离那家奶茶店。愚昧地认为,他们就是我的归宿。

留学的前两年,我不断问自己,这些不快乐的感觉,是从何而来。直到遇见奶茶店的他们,我停止了孤独。为了争取任何与他们相处的时间,我跷课。校长告诉我,我的跷课纪录是有史以来最高的,并且宣判,我的高中无法毕业。

我亲手将自己的留学之路毁灭了。奶茶店在我空虚与寂寞之时照亮了我,接着却引爆了我的贪玩与堕落。我如同一般年轻人,在一个完全没有束缚的地方,失去自我控制。

当我父亲对我说出「这个家没有欠你」时,我感到如此的痛心。

搜更多「 原来、我自己」相关经验新知。

搜寻,就从BabyHome开始。


  • 1
  • 2
  • >

分享 列印 收藏
现在,我要传承我爸爸的意志 肉毒桿菌素(Botox)

延伸阅读


  • 4大临床常见影响怀孕的问题 从基础体温曲线看得出!
  • 其实不是乳头混淆,是长牙跟厌奶期来了!
  • 请看护、开刀,20万瞬间消失...43岁女业务的长照心声:如果当时有人告诉我这些, 就能更勇敢走过来
  • 威灭,实现家里成为无虫咬的安心环境
  • 5步骤!羽绒衣物清洗好简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