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最新文章 > 正文

2020-11-18 19:11 产学合作 黑手高职生就业不愁

简历制作-08

【出处:联合报系愿景工程官网,记者江睿智╱台中报导】

中台湾的冬阳暖洋洋洒进整洁密闭的上银科技机械厂房里,十六岁的苏玉倩专注地跟着师傅学习量测、仪校,在这偌大工厂里,她像男人一样当起「黑手」,每天面对冰冷的机台;但她说「我觉得做黑手没什么不好,重要的是自己喜不喜欢这份工作。」她抬起头说着,嘴角微微上扬。另一个大男孩王博庆也是十六岁,他说:「做黑手也是一份正当的工作」,眼神中一样满是自信。
领基本工资 还可继续升学
两个大孩子都是西螺农工夜间部一年级的学生,是上银科技第一届产学携手合作班成员。他们白天在工厂当学徒,晚上上课,每月领有基本工资,年资可以累计,将来还可以升学到虎尾科大,毕业后就地在上银云林科技厂就业。

为网罗年轻人,改变对黑手的刻板印象,国内机械、航太厂去年开始提供奖学金、「约会却不绑约」的方式,将触角伸到高工。上银、驻龙、宝一等七家精密製造业,与中南部十家高工合作,由学校推荐一百一十名即将升高三学生中,企业再遴选出五十五名高工学生,只要通过暑期实习,可获得一○一年上下学年各一万元奖学金。

在高三阶段,企业可与这五十五名高工学生互动,例如邀请到企业参观、接受短期课程、演讲等,目的是要学生多了解机械业,并未要求高三学生承诺毕业后一定要到该公司工作。这项强调相互了解、社会信赖,而不是以经济交换为基础的人力扎根计画,今年将有更多企业参与。
企业挑学员 储备未来人力
苏玉倩选择当黑手;半年来,白天上班,晚上上课,玉倩坦言「很累,睡眠不足,有时想放弃。」她告诉自己要撑住,她想提早準备,给自己一个有把握的未来。

在上银教学现场,机械厂机台十分昂贵,通常一个作业员要会同时操作三台机器,并磨出各种零件,上银老师傅廖睿鸿说,「要培训这群孩子出师,成为工匠,至少三年跑不掉。」玉倩的师傅曾婉如更说,「因为他们还是孩子,要花更多时间去教,经常停下来等他,确定他会了,再继续下一步骤 」

上银科技自去年开办第一届产学携手合作班,从西螺农工高一学生挑选出四十名学员,和玉倩一样愿意当黑手的女孩有七个,由上银培训,储备未来基层技术人力。今年上银产学携手合作将与高雄高工、云科大、台中高工、台北科大合作办理。
不重视实习 技职教育漏洞
但随着技职教育衰退,大专院校不大重视实习和技术培养,让企业很难找到有技术的人力。「来interview的人超过一半都不能用!」上银总经理蔡惠卿直言,「即便录用了,都要从零教起!很多机械系学生没看过车床、铣床、磨床,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!」

「大学电机系毕业没看过马达,高工机械科毕业的不会用游标卡尺 」工厂师傅直摇头:「这是最基本的,但真的就是不会」。

更严峻的人才危机是高工高职机械科日渐减少,上银人事经理薛志强说,现在很难大量招募到机械科班学生,因此上银现在被迫大量录用非机械科系学生,更发展出一对一师徒制,只要新进员工,都由师傅亲自带着做,一步一脚印地教。


【全系列未完,完整连载请见联合报系愿景工程】

延伸阅读:

票选好职缺 来抢22K!